•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专栏
  • 郑若麟:现在是“新”法国诞生前的阵痛吗

    2015年在法国现代史上将无疑是最黑暗的一年。这一年法国从一场恐怖杀戮(《沙尔利周刊》及犹太超市)开始,又以另一场伤亡惨重的恐怖袭击结束。到目前为止,已有132名无辜平民丧生,全球震惊。法国做出了“强烈反应”,总统奥朗德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下令出动战机已对宣称承担责任的“伊斯... 阅读全文>>
     2015/11/19 16:01:57  阅读:60  评论:0
  • 蔡慎坤:中国人未来靠什么来养老?

    蔡慎坤:中国人未来靠什么来养老?

    财政部近日发布的《关于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的说明》显示,2014年,基本养老保险费收入为18726亿元;基本养老金支出为19045亿元,收支相抵为负的319亿元。也就是说,职工养老保险在社会保障制度建立多年后出现年度缴费赤字,仅2013年该项收支差额还为正的912亿元。... 阅读全文>>
     2015/11/19 15:56:04  阅读:153  评论:0
  • 家庭性暴力让妻子露出乳房去投诉

    今天晚饭后约好与一社区负责家庭暴力投诉的小诗喝茶聊天。本来是几天前就约她的,可是她很忙,总是没时间,于是,我改在八小时以外请她喝茶。我问她最近家庭暴力的事件多不多。她说,总的来说有上升趋势,小的够不上个事的很多,大的没有受伤的也不少,而且这些纠纷中不时有家庭暴力发生,形式也多种多... 阅读全文>>
     2015/11/19 15:52:17  阅读:84  评论:0
  • 你信不信马云从来没有行过贿

    这个时代是马云的时代,马云出现的地方他就是焦点,马云说过的话都会成为鸡汤和励志名言――最近的“马云语录”恐怕要收进他在浙商大会上关于“永远不要行贿”的那段话了,作为浙商总会首任会长,马云发出倡议:希望浙商永远不参与任何行贿,如果我们的会员参与行贿,就清除出去。这个代价不能再让我们... 阅读全文>>
     2015/11/19 15:50:54  阅读:44  评论:0
  • 分享到:政事儿:中南海的八位“特殊智囊”

    扫码免费订阅新京报时政公号“政事儿”五中全会刚刚闭幕,两条跟五中全会主要议题(审议十三五规划的建议)密切相关的消息接踵而来。  第一条是10月31日,新闻联播报道:8月21日,中共中央召开了党外人士座谈会,听取十三五规划的建议,党外人士代表林毅夫发言。  第二条是11月1日,以“... 阅读全文>>
     2015/11/4 14:44:20  阅读:52  评论:0
  • 安倍欲借助美国的“虎威”走向台前

    安倍欲借助美国的“虎威”走向台前

     安倍首相的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相关的法律时,曾经私下与相关人员谈到日本为何要通过相关的法律的提问,就很明确地说:为了让自卫队派遣到南海去,才有了安保法案的修改。不得不说,安倍首相是有先见之明,或者说安倍首相为了达到目的,已经在美国运作设下一个“局”。安倍的世界梦美国驻日本横须贺基地... 阅读全文>>
     2015/11/4 14:40:46  阅读:49  评论:0
  • 分享到:内容创造者:始于内容的创业

    一有一次和新榜创始人徐达内聊天,他提到这样一个概念:内容创造者。提出这样一个概念的原因是:我并不赞同他喜欢把几乎所有的微信公号看成是自媒体。事实上,今天有太多的微信公号,并不是“自”媒体,它们背后已经完全机构化,而且本身也没有什么强烈的个人风格呈现。但要说它们就是“机构媒体”,总... 阅读全文>>
     2015/11/4 14:38:21  阅读:42  评论:0
  • 方刚:单纯的“反性侵教育”比“性侵”更可怕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中国的反性侵教育,被今天的主流社会所普遍赞赏。我一直反对“单纯的反性侵教育”,为什么?因为“单纯”的反性侵教育,如果不同时讲下面的七点,便可能是伤害青少年的,还可能比受性侵犯还可怕。第1点:不讲性的美好。如果对青少年只讲性伤害,不讲性本身是美好的,便可能培养他... 阅读全文>>
     2015/11/4 14:34:34  阅读:71  评论:0
  • 分享到:俄罗斯空难:谁之过?

    11月2日,俄罗斯全国哀悼日结束,但是10月31日空难给俄罗斯民众带来的悲伤却并未散去。与此同时,这起空难原因的谜团却越滚越大:媒体在追责、总统在问责、公司在推责、“伊斯兰国”的分支机构在揽责、埃及希望能免责……虽然大家都知道现在讨论空难原因还为时尚早,但外界仍忍不住急着分析、猜... 阅读全文>>
     2015/11/4 14:33:10  阅读:56  评论:0
  • 我与王林的女人:不得不说的事

    我与王林的那点事,都在《我与王林,不得不说的话》中交代清楚了。当时我很同情他的处境,但我认为只能靠媒体把事情说清楚。他也同意靠我说的“正路子”:直面媒体和大众。但后来听说他犹豫了,我自然也松下一口气。要为他写文章确实需要勇气。后来他出事了,我才听说,他身边还有高参,劝说他不要听我... 阅读全文>>
     2015/11/4 14:27:57  阅读:52  评论:0

 

中非日报

 

蜀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