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学天地

从家窗里(国内),看到夕阳下的黄河和滨河北路

时间:2015-12-14 23:02:12   作者:中非日报   来源:中非日报   阅读:119   评论:0
内容摘要: 车程不到十分钟,就进入医院大门。文医生指着土路尽头的地方说:鲜花盛开的地方就是咱们的驻地。车停门前,紧闭的绿色铁栏栅的大门和侧门锈迹斑斑,地上的杂草沿着墙根任性生长,出门进门踏出的小路上有几片废弃的烂塑料袋和半湿的牛粪,最醒目的是院子大门口两旁,出墙杂乱的老树枝上,盛开着...

从家窗里(国内),看到夕阳下的黄河和滨河北路

        车程不到十分钟,就进入医院大门。文医生指着土路尽头的地方说:鲜花盛开的地方就是咱们的驻地。车停门前,紧闭的绿色铁栏栅的大门和侧门锈迹斑斑,地上的杂草沿着墙根任性生长,出门进门踏出的小路上有几片废弃的烂塑料袋和半湿的牛粪,最醒目的是院子大门口两旁,出墙杂乱的老树枝上,盛开着紫色三角梅。


        当听到车声,几个队友立即出现了,他们热情地帮我搬行李,迎我进入大门。不宽敞的前院草地平整,左右各一块被开垦成菜地,用已呈黑灰的竹木棍子围圈起来;宿舍大门是朱红色的防盗门,贴着早已发白的对子和“福”字;门柱子下竖一把铁掀和一双带着泥土的拖鞋。宿舍门正对一个卫生间的门,过道里飘来马桶里的尿臊味,卫生间外墙有个生锈的小托盘,上放着一瓶洁厕净、一个老化卷曲的刷子、一把负压吸下水道的橡皮把子,感到心口堵得慌吸口气。


        进入棕褐色的木头小过道,带着渴望到我的宿舍家,开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怎么看不清?开灯后环视四周:三壁是发黄的白墙一壁是木板墙,房门就在木板墙上。两个直接对流的小窗子,一个直对过道,另一个侧对车库,永远也看不见日月,窗玻璃都被几年前的报纸贴住,破旧的纱窗用白色医用胶布维持着完整性。心口又堵的慌再深吸一口气。


       挽起袖子,提来拖把,洗出抹布,叫来大力士老同事藤建国,重新放置家具,布置房间。挂起我的装饰篮,篮子里插上匹配的梅花绢花;将马国风景照片仔细贴在污渍斑驳的墙壁上;把扎头发的橡皮筋编织成皮筋辫挂起……


        一切收拾如意后,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懒散地躺在床上睡着了。梦中回到了国内清爽温馨的家,夕阳下坐在摇椅里看着黄河,和爱人喝着茶聊着天,很渴很渴,但茶水总是喝不到嘴里,一着急醒来了。几秒后,灵魂从中国家回到了桑巴瓦的新宿舍家,昏暗的房间估不出时辰,舔舔干枯的嘴唇,伴着窗外风起时竹叶沙沙声,泪如雨下;竹筒之间摩擦时咯吱吱叫声,压住我轻轻地梗咽!那天只有枕巾知道泪水的分量。

从家窗里(国内),看到夕阳下的黄河和滨河北路

从家窗里(国内),看到夕阳下的黄河和滨河北路

我的装饰墙

从家窗里(国内),看到夕阳下的黄河和滨河北路

从家窗里(国内),看到夕阳下的黄河和滨河北路


 

中非日报

 

蜀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