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学天地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时间:2020/12/26 23:49:17   作者:倪振华   来源:中非日报   阅读:12143   评论:0
内容摘要: 文:倪振良四色定理,是1850年英国的一位绘图员弗朗塞斯·古斯里提岀的。其猜想是:绘制任何一张地图,只需要四种颜色,就可以使彼此相邻的各个区域,互相区别开来。谁也没想到,这个问题的数学证明,竟然被称为一个半世纪中,世界最著名的数学三大难题之一,始终未能被攻克。 最近...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文:倪振良 
    四色定理,是1850年英国的一位绘图员弗朗塞斯·古斯里提岀的。其猜想是:绘制任何一张地图,只需要四种颜色,就可以使彼此相邻的各个区域,互相区别开来。谁也没想到,这个问题的数学证明,竟然被称为一个半世纪中,世界最著名的数学三大难题之一,始终未能被攻克。       
    最近获悉:敢峰用“新数学”,融入哲学和现代科学方法论,历经40年艰苦卓绝的研究,四证四色问题,终于得到了四色问题的“登顶”证明。从而使四色问题的证明,从自在的必然王国跨入了自为的自由王国。摘取了数学皇冠上的这颗明珠!    
    讯息传出,不少人惊诧了:这岂不是上九天揽月吗?!怎么可能?又怎么会?    
    隔行如隔山,敢峰是文教界和哲学社会科学界人士,一个教育改革家、思想家怎么能摘下数学界明珠?   
     美国阿佩尔等两位数学家借助计算机运行了1200小时,得到的证明也未获数学界公认。敢峰凭什么?……   
     我同敢峰共事过,深知其为人,注重实事求是,决不会“对天吹喇叭”。研究人才学的专家王通讯,看了敢峰近期的研究文稿,感叹“功夫感天动地”。在一次同敢峰的微信交谈中,我自告奋勇提出:“这篇报告文学,我來写!”于是我改变了原来的写作计划和行程,带着激奋好奇的心情和种种扑朔迷离的问题,开始造访敢峰。
    首先令人高兴的是,年逾九旬的敢峰,精神矍铄,思绪清晰,活力四射。他操着宏亮的嗓门,每次一打开话题,就是滔滔不绝两三个小时。而且在答问中更能迸发思想的火花。   
     在连着多天面谈之前和间隙期,我还通读了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纪实敢峰人生的31万字传记《人比山高:敢峰的理念与人生》(舒风著),阅览了《当代北京研究》上刊载的敢峰访谈录《我的业余生活这块“天”》和《中国新闻》刋登的《概说敢峰的七彩人生》(朱万明作),重温了近期光明日报记者董诚等对四色问题研究的访问报道《心系学术方玄初》。还约谈了敢峰的老同事、家人。在此基础上,融合我心目中的敢峰,再对他已发表证明论文和准备发表的《终极证明四色问题路在何方:四证四色问题兼论转型演绎与终极图》文稿,经数十天的琢磨、思考,终于觉得有了端倪,产生了“云破月出”之感,可以有话与大家分享了。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一、 探索型学者气质   
    
     1929年元月,敢峰出生于湖北武昌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学法律的,在那动荡年代,为了生计,做法务,当律师,飘泊不定。敢峰上小学时,父亲给起名方启华,中学毕业时自改名为“方玄初”,志在开始探索科学奥妙。大学毕业后自取笔名敢峰,意为敢攀巅峰。
     敢峰从小跟着父亲颠簸流离,住所、学校频换,又早失生母,他形单影只,孤独寂寞。特定的遭际生活,铸造了敢峰特定的性格:清高静思,读书钻研。读私塾时的县城有个图书馆,敢峰课余一头埋进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万有文库》中。还有林林总总的古今中外名著,令他目不暇接,都想从书架上取下来翻翻。看那《理想国》,展现的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心中理想国的构建、治理和正义、公道,涉及到了政治学、教育学、伦理学、哲学等多个领域,可谓博大精深,小小的敢峰能读懂多少?但他还是要读,爱看。并从此在幻想中构筑自己想象的“乌托邦”。法国作家亚历山大·小仲马的《茶花女》,讲了一个青年人与巴黎上流社会一位交际花曲折凄婉的爱情故事,也深深地打动了敢峰。更多的中外文学、史学、科学书籍,敢峰常爱不释卷。
     大量的阅读与“翻书”,造就了敢峰广视野、善思考、爱探索的气质。频繁停学、转校和跳级的课程往往啣接不上,他就自学。高中毕业时,连学籍都没有了,改名参加了省教育厅举办的甄别考试,才拿到高中毕业文凭。考大学时,复旦中文系、北大外语系都录取了他,由于他最先接到华中大学(华中师大前身)录取通知书,又交了学费,就就近入学了。  
      就读的中文系才三、五十人。敢峰更是清高自许,课余择卷来到黄鹤楼下,面向滔滔长江,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时局混乱,国家与个人的出路何在?是蓬勃兴起的学生运动唤醒、激励了他。敢峰毅然参加了共产党的地下外围组织——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走上了新的人生之路。滚滚而来的革命洪流,使他实现了:从“我愿抱着浪去漂海,对这里的一切我已感到厌倦”,到“斩长鲸此去天涯,懒把桑麻细话”的转变。一本《社会发展史》和艾思奇的《大众哲学》,使他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演变,个人前途命运的展望与憧憬,豁然开朗,充满希冀。    
      1950年,敢峰从华中大学一毕业,就直接被选调进中共中央中南局宣传部工作。他是教育处的业务干部,似饥若渴,酷爱看书学习,每天读至深夜。工作之余,集中精力读《共产党宣言》等12本干部必读、《列宁主义问题》和毛主席著作。星期天和节假日,就到新华书店寻找新书,站着阅读或“翻书”。敢峰说:“纵观我的一生,业余时间读书、翻书最多和最集中的是在这几年,等于又上了一所大学——重铸人生的大学。”   
    学校就读时期的境遇,从小铸造了敢峰探索型的学者气质;刚就业后的攻读经典,用人类智慧的精髓武装了头脑,造就了高尚的“三观”,掌握了科学的思想武器与解难方法,为敢峰日后事业的建树和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中宣部工作时,敢峰还访问过陈望道、苏步青、陈寅恪、钱伟长、季羡林、王力等一大批学者。
     敢峰是个视野广阔的探索型学者。晚年他在《书悟》诗中道:“早年读书不认真,及长治学终难深。未经沧海也知水,到了巫山不识云。”他是位“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人。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二、选择时代最強音   
 
    1954年,随着中央各大局的撤销,敢峰进京到了中宣部工作,拓展了舞台,扩大了视野。揽胜各地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建设浪潮,敢峰禁不住吟诗作文,直抒胸臆。《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以至《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等主流报刋的编辑、记者,很快发现了这位生气勃勃、才华横溢的敢峰,纷纷向他约稿。来者不拒,有感而发,敢峰利用业余时间,挥洒不止。一篇篇见解独到,激情四射的佳作发表了出来,人们颔首称道。    
    机会总是光临有作为有实力的人士。1959年,祖国始遇暂时困难,中央号召全党全国人民勒紧裤带,奋发图强。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要中国青年出版社组织撰写出版谈理想、志气与艰苦奋斗的读物。秋冬之交,年青编辑林君雄,如约来到中宣部机关大院,敢峰在 当年北京大学红楼北广场树荫下与他晤叙,俩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当时,敢峰公务缠身,又正值景山学校创建的紧要关头,作为校长的他特忙,但再忙再紧,也得见缝插针。稍作准备,他就构思动笔了,今天300字,明天500字,有时灵感来了,文思泉涌,下班后,从天黑一直写到东方欲晓。
     一对小儿女,总听爸妈说要“开夜车”,悄悄议论:“怎么爸爸妈妈是司机啊!”
     经数百个日日夜夜的连续拼搏,于1960年8月,把全书草就了。只是勾勾画画,剪剪贴贴,一页页大稿纸,展开看,仿佛是一只只花蝴蝶。编辑部悉敢峰实在太忙,把草稿留下了,誊清了,再与敢峰商酌、修改、推敲。终于发排了,出样了。敢峰捧着《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样书,一口气读了两遍。    
    敢峰坦率地说:“为什么把这本书的书名定为《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呢?因为我是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和人生观的高度来思考展开写的,是首先写给自己读的。不但在思考和写作过程中,情倾其中,思驰笔随,而且在出版后自己反复读过许多遍,不断受到激励和鞭策。时代有强音,中音,弱音,我选择的是那个年代的人生最强音。”    
    这一人生的最强音,迅速在千千万万青少年中引起了共鸣。在工厂车间,田间地头,校园课堂,营房哨所,大家都在捧读《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在《雷锋日记》和《王杰日记》中,都抄录有书中的警句。在对越南反击战中,从一位牺牲英雄随身的背包里,发现装着两件东西:工作笔记本和《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
      《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文革前出过两版,印刷过多次。文革后很快出版了第三版,随即改写为第四版:首先是开篇,其后分为四章。第一章  理想一前进的灯塔。第二章  立志一事业的大门。第三章  学习一人才的阶梯  。第四章 奋斗一成功的道路。
   此版从1981年12月到2003年9月又印刷过多次。
    敢峰立志攻克四色问题这个世界难题,前后40年,就是选择人生的最 强音啊!新华社原社长、记协原主席田聪明,曾两次劝敢峰根据新时期的情况,重新写一本《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敢峰说:“每本书都有它的时代印记。这样的书,还是由当代青年人自己写为好。”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九天揽月一一敢峰证明四色定理之谜
 
三、为人低调的“热水瓶”性格
 
   《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以一泻千里的澎湃激情,用史诗般的精辟阐述,激励青少年树理想,立宏志,勤学习,乐奋斗,创伟业。它是人生路上指路的明灯,制胜的擂鼓。世人说,六七十年代过来的年青人,是共和国最能吃苦的改天换地人!笔者也算是那个年代敢峰的“粉丝”,在《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的影响下,我从中学读到了大学。读其书,想知其人。听说1960至1966年,敢峰受中宣部委派,担任北京景山学校校长,创办了闻名全国的教改典型。1973年敢峰调进国务院科教组工作。
     哇,敢峰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们猜测、想象中的他,一定是颐指气使,叱咤风云,高不可攀的人。   
     可是,事实却是截然相反。1974年春天我复旦毕业,分配到了国务院科教组,顶头上司就是大名鼎鼎的敢峰,是《教育革命通讯》负责人之一。他中等个,清瘦身,花白头,宽额角,清癯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和蔼而又睿智的明眸。每天穿一身款式与颜色都很普通的便服,背只布织包,骑着旧自行车來上班了。他低着头,走路也在思考着什么,有人向他打招呼,也没听见。拾级上了楼,进了办公室,掏出大烟斗,塞满烟叶,点亮了,若有所思吸开了。
       开会时,他总是先听大家说,自己不怎么说话,关键处只是点到为止。审稿时,他一般不会随意改动。有意见,请编辑或作者来商酌、修改。是年40开外,大家都以“老方”称呼他。五楼开大会,总是自选坐在后面,静静听着。人们说老方像“热水瓶”,外凉内热,大智若愚,滿腹经伦,从不张扬。
      敢峰不谋私利,女儿方小翔14岁去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和在内蒙古工作先后16年,敢峰只在精神上激励她扎根内蒙好好干。几次回京机会,他都不给找门路,打招呼。到1985年,是方小翔直接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才回京的。
      敢峰不求名位。 不是没有机会,沒有路子。上个世纪60年代初,胡耀邦就要调他到团中央当宣传部长。文革后,胡耀邦还主动问及“敢峰在哪里?”。1982年,邓力群要调敢峰到中宣部当教育局长,他却去了北京市委宣传部。随后,三个中央部门希望他去,他都没有去。   
     敢峰“热水瓶”性格热的一面最主要的是工作,是坚持真理。七十年代中期,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时,提出要整顿教育。教育部长周荣鑫先是召开部内司局级干部学习班。敢峰一马当前,慷慨谈了近三个小时,从教育理论和实践批驳了当时文革的极左观点,冲破了“禁区”,在部内引起了强烈反响。接着,周部长召老方商谈如何在刋物上落实教育整顿的宣传报导。老方在与大家研究策划,全面部暑组稿、编稿的同时,还遵周部长命,潜心向中央起草《教育工作汇报提纲》,旨在推动全国的教育整顿。
    人们由衷地称敢峰是思想家、教育改革家。
    文革后,时代呼唤建立《人才学》,敢峰又是始作俑者。敢峰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为人才学一呼》,筹建中国人才研究会,主编人才杂志,并被推举为中国人才研究会副会长。
     1982年,敢峰调入北京市委,任宣传部副部长,随后任北京市社会科学院院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常务副主席、党组书记。90年代初,敢峰创造性地撰文提出:从18世纪中叶欧洲产业革命开始到21世纪中叶,中国的历史可以分为“三个一百年”:百年衰落、百年救亡、百年振兴。此论说文章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引起了海内外理论界的广泛关注与认同。还撰写发表了《哲学一中华文化之巅》等文章。
    敢峰的业务职称是研究员。1991年中共北京市委和市政府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