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企业风采

探讨制度的轮回物趣

时间:2015-11-05 21:32:42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报道   阅读:100   评论:0
内容摘要: 制度是价值观的“底线”。比如,一个以企业发展为自己人生价值实现的企业家,凡事关企业,无论家事国事天下事,他都事事留心,无论风声雨声读书声,他也声声入耳。为了企业发展,他求贤若渴,任人惟贤,甚至“为伊消得人憔悴”。而制度却只是规定:“不准搞小圈子,不准用人惟亲,用人惟帮………”...

    制度是价值观的“底线”。比如,一个以企业发展为自己人生价值实现的企业家,凡事关企业,无论家事国事天下事,他都事事留心,无论风声雨声读书声,他也声声入耳。为了企业发展,他求贤若渴,任人惟贤,甚至“为伊消得人憔悴”。而制度却只是规定:“不准搞小圈子,不准用人惟亲,用人惟帮………”

  “西方文化重理性,而东方文化重感悟”——不知这种貌似有学问的话,是怎么杜撰出来的。爱迪生说:“天才就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但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200多年前,木匠的小儿子瓦特对开水壶喷汽产生好奇心, 一项改变世界的伟大发明因之诞生!万有引力是牛顿躺在树下悟出来的,浮力定理发轫于洗澡时的浮想联翩,这就是感悟的威力。事实上,包括四大发明、几乎所有深远影响人类生活的技术和发明,都是来自于那种灵光一现。人是万物精灵,一旦丧失感悟灵性,人就不再是人,而退化为一架机器了。巴西一家公司某位员工喜欢野外运动,在修自行车闸线时,他发现了一种材料非常适合做吉他琴弦。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与伙伴们在业余时间“鼓捣”起来,当公司接到项目申请时,这项新技术已经可以批量生产了。不要津津乐道已有的成绩,实际上完全可以做得更好,员工中永远蕴藏着巨大未释放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当一个人把工作当成事业来做的时候,他的能量是无限的。韦尔奇认为:“工人们对自己的工作比管理者清楚得多,经理们最好不要横加干涉。底层员工对于如何将事情做得更好产生了一些了不起的主意……”

  而制度却只能规定:“不准上班聊天,达不到质量标准扣发奖金工资,不准……”何谓“制度是底线”?就是做事的最低要求,一旦突破,企业就维持不下去了,“一切制度化”称不上什么“先进”。前不久,国外某公司作了一项抽样调查,结论是,一个公司通常最多只能开发利用一个公司职员20%的能量。这着实令各种五光十色的“先进理性制度们”尴尬!也使白白浪费了80%薪水和资源的企业家们瞠目懊恼不已。

  从制度再往下探,就是法律这个铁底,法律是做人的最低要求。如果突破,就跌入地狱下界,人世间正常生活就容不下你了。依法治理的最高境界就是很少或没有人违法。贞观年间全国仅29个犯人,牢狱空置,狱卒赋闲。如果警察如蚁,罪犯却越抓越多,犯禁者不以为耻而认为是“运气不好”,就意味着治理已经彻底失败了。“一切法治化”更谈不上什么“先进”。

  在制度与法律之间的中间区域称为“中界”,上不违反制度,下不触犯法律。积极性和创造性存在太多的限制和障碍,是一个勉强维持的区域。做事无积极性,部门制度规章繁冗,环节就多了,扯皮推诿就多了,文牍会议就多了,信息流动就差了,就一定要出乱子。法如蛛网,举止荆棘,一切依法办事, 就什么事也别干了。管理越正规,效益越糟糕。官僚主义的冰冷繁琐程序,使创业者无法继续保持它最初的原创性和自由发挥力,成为员工创造力的桎锆,沉闷窒息而了无生气。

  价值观是比制度更高层次的要求,制度是价值观的底线,是价值观的最低要求,违反制度必然违背价值观。制度是比法律更高层次的要求,法律是制度的底线,是制度的最低要求。违法必然违反制度,制度与法律只有程度的区别,没有质的不同,这就是古人所谓“礼入于法”。出工不出力不一定违反制度,违反制度不一定违法,而违法和违反制度都肯定背离价值观。企业管理者熟习制度法律,是风气率先垂范的表率,负有以身作则、教化人心之责。人格操守自然要比普通员工高,不能把自己标准混同于普通员工,不能以不违反制度和违法为标准。若企业有一个高管贪污作奸,以权谋私,就已经突破所有底线,就足以摧毁连篇累牍的制度规章在员工心中的权威。如果继续道貌岸然,价值观和制度舌耕不止,等于表率更多人虚伪狡讹、寡廉鲜耻,使企业风气日趋败坏。

  从制度往上,就是人类治理的最高境界——无为之治,是一个感悟灵性和创造性积极性尽情酣畅发挥的无涯自由王国。工作是愉快的事情,创造是快乐的事情,二流子和作奸犯科被所有人鄙视,受到如同空气一样无处不在的抵制,表面看起来却好像没有制度。此谓大法无形、行乎圆而不逾方之矩,止于方而不碍圆之行。方者,理性也;圆者,感悟灵感也。人性若行云流水不竭如江河。

  一个人赤条条来到这个陌生的世上,他饿了,刚想偷别人的东西,突然法律喝道:“想下地狱吗?”他吃了一惊,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找到了工作,吃饱了肚子,刚想偷懒,忽然制度喝道:“不想要工资了吗?”他又打起精神。“上进如登,堕落如崩。”人有惰性,所以需要压力和驱赶。仅仅压力和驱赶还不行,还要让他看到希望,有盼头奔头,时髦话叫“愿景”。小子经过努力,从工作中得到了快乐,有了成就感,信心得到增强。尧、舜、禹、汤,道圣、兵圣,商圣,诗圣,医圣,诸葛亮,岳飞………这些彪炳青史、慷慨悲歌之士,衔五千年之余烈,高举着中华精神火种,一股子浩气磅礴天地间!树立了一个追求科学真理,死而后已的无形标杆,让子孙随时对照自己,指引自己走向尽可能的人性完美境界!桀、纣、赵高、秦桧这些丑恶灵魂,如无形“底线”深渊,使心中对人性堕落保持慎畏,时刻警惕陷入邪恶倒退渊蔽。忠贞与背叛,无形与有形,这就是中华大道文化精神内蕴的一种推动社会进步的无形积极力量,渗透入民族骨髓,永无法湮灭。

  小子从中受到了激励,自强自立,确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甚至成了企业家、科学家。促使一个人走向坚强的最大动力莫过于远大的志向和坚定的目标,想想长征路上的红军、想想海伦·凯勒等许多身残而业显的人,你就不难明白志向、目标对人的巨大激励作用。这个时候就不需要制度和法律了。

  要把工艺流程的标准化与管理区别开来。比如船厂的客户定做一艘船,根据以前企业的经验和科技水平,首先要根据客户要求画出标准的图纸,然后要将标准的物料清单,标准的工时工艺,工作结果、工作内容、完成工作的时间、工作的程序等等各种工作标准制定出来。这些其实都属于“做事”的范畴,愈具有饱满良好精神状态的员工才能真正做好这些流程,即使流程和标准有纰漏,也会创造性地加以消弭,使流程和标准提升,日臻完善;精神状态很差的员工,即使有很好的流程和标准,消极机械执行的人也会把事情做得一团糟,甚至可能把流程和标准的纰漏扩大为恶性事故。而且市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通过营销流入现场,供应商也会变化。这些靠技术流程,靠管理者的逻辑和知识是无法控制的,需要把基层积累起来的经验和智慧调动起来才能应对适宜。虽然管理标准与流程标准阴阳一体难分难解,但其质的区别是存在的,不要把这些“做事”规范化与人性管理相混淆。管理标准贯穿于流程之中,在流程过程体现出来。

  有些人把西方的制度化诠释为“底线”制度。就是不管企业有多少个好人,一千个,一万个积极性创造性很高的人,它都不在乎,它只在乎有一个坏人怎么办?你就是口吐莲花,说得黄河倒流,我也不敢相信先进的西方人会犯这种“疑人偷斧”的低级错误?这势必等于把所有人都当成坏蛋了,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一个好人,被无端地怀疑为坏人,如孙悟空打死白骨精化身,却被唐僧无端地念了一通紧箍咒,对他的积极性自尊打击有多大?古有“众人国士”之说,孟子云:“君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路人;君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而西方人从圣经里学到的是:“你把他当朋友,他就能成为朋友;你把他当敌人,他就可能成为敌人。”悖逆人性常识的管理,长期以往,公司里都变成了认钱不认人,勾心斗角,士气萎靡的真小人,伪君子。表面的制度“完善”实际却饱受如同空气一样无处不在的潜规则的漫漫蚕蚀侵袭。“佛是觉悟的众生,众生是没有觉悟的佛。”毛泽东说:“我们应该相信群众相信党,离开了这两条,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始终坚信大多数员工是好人,并有能力转化为现实的效率,才是一个合格优秀的管理者,没有这一点自信和本事的人最好调离管理职位。

  “人是万物精灵” ——精灵者,精神动物也,物质与精神失衡必然使人对生命本身产生疑惑。事实上,英美制度法系是和道德联系起来的,通常道德判断会成为制度司法裁决的标准,圣灵精神更是一切俗世制度法律的最高判断标准。它告诉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引进者”对西方制度法系的常识性误读程度实在太深!

  此前看到一篇关于丰田公司的文章,堀切俊雄耐心地给中国高管们讲解活性化原则:“你们知道员工的活力是如何一点点被激发的吗?让员工做事情,不求100%的改善或者达到,只要有50%的可能,就开始去行动。不要给员工过高的压力和期望,最好只要让他伸伸手就能够到。然后,员工产生一种成就感,进而充实感,大脑才能开始活性化,才能不断地进取向上。”“没有人喜欢自己只是螺丝钉,工作一成不变,只是听命行事,不知道为何而忙,丰田做的事很简单,就是真正给员工思考的空间,引导出他们的智慧。”那些虔诚的取经者们募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一种无法抑制的悲哀瞬间在我胸腔里弥漫!这本来纯粹是国学基本常识,用了一个怪怪的名词——“活性化”怎么就成了值得飘洋过海去学习的“日本式先进管理”?

  点滴积淀与创造辉煌,历史传承与崛起发扬,渺小与伟大,仅仅一步之遥!而这“一步之遥”潜藏着无限转化玄机!就如同今天信息技术使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文明成果,顷刻间有可能为全人类所共享的神奇完全一样!如果谁认为今天的一切,全是互联网技术和什么“先进制度”创造的,岂不荒唐透顶!“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精神出了问题就万念俱灰,一个企业的员工颓废糜丧,一个民族文化精神衰落了,后果就更可怕!

  人类从猿进化到今天,其间经历了太多的战乱和倾轧,治理过程真伪正邪混杂,既疑且惑。孔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一人,一企业,一社会,一民族,也要经历这个过程。事物量变过程会发生无数小的、局部的质变,这些小的、局部的质变最终汇聚促成事物的质变飞跃。在人类向无为而治迈进的大趋势征程,不同的人,不同的企业,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民族,会处在不同的阶段。有的跃入“上界”逍遥境,有的盘桓“中界” 迷惑宫,有的深陷“下界”泥沼。

  孔子说:“导之以德,齐之以礼。”里面隐含着价值观与制度“负阴抱阳”的玄机。所谓企业管理要“一切制度化”貌似先进时尚,骨子里却摆脱不了“齐之以礼”,而阉割了“导之以德”,则是孔子制度化思想的严重倒退。

  在无为之治的时期,人们有太多自由创造的空间,慢慢地,有好事者就觉得不规范,缺少点什么,需要“制度化”一下;慢慢地员工积极性创造性消失了,到处是钻制度空子恶性利益博弈,勾心斗角,制度化不灵了,就想起了制度和法律;当被扣薪、处罚、裁员者越来越频繁,而恶性事件却在沉默中如决堤之水不减反增,制度和法律也不管用了。到了这个时候,人们就又想念起了价值观指引下无为之治的好日子。

  “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芸芸众生,八千年治理史,谁能跳出这“三界大法则”?大道失传久矣,人们已显陌生,产生诸多问题。而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企业逐渐感悟大道,不断走出丛林,曙光既已出现,喷薄普照大地的日子就不远了!


 

中非日报

 

蜀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