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神州民俗

中国式返乡是一场情感“争夺战”

时间:2015-11-05 17:05:12   作者:付晓波   来源:中国民俗网   阅读:65   评论:0
内容摘要: “谁不见也不能不见您啊。我一会肯定过去……”挂掉电话,赵滨端起酒杯站起身对在座的人说:“不好意思,还有点事,先失陪了……”  在中国春节的7天假期里,赵滨不只一次经历这样虎头蛇尾的聚会,因为他还要去见很多“重要的人”,一年只有6天在家的他真希望自己能有分身术。  家在乌鲁木...
      “谁不见也不能不见您啊。我一会肯定过去……”挂掉电话,赵滨端起酒杯站起身对在座的人说:“不好意思,还有点事,先失陪了……”

  在中国春节的7天假期里,赵滨不只一次经历这样虎头蛇尾的聚会,因为他还要去见很多“重要的人”,一年只有6天在家的他真希望自己能有分身术。

  家在乌鲁木齐的赵滨在北京工作已有7年。由于工作忙,路途远,每年只有春节能回家。“往返机票就花掉快1万。就是想多陪陪家人。”赵滨说。

  除夕夜,他要到最年长的姥姥家吃团圆饭。从初一开始,叔叔、大妈、舅舅们开始轮流“坐庄”,常年在外的赵滨成了团聚时的焦点人物。“亲戚们一年只见我一次,对我都特别热情,我也很看重这份感情。”

  从初三开始,从小玩到大的同学、朋友就开始组织各种聚会。“我们这一代都是独生子女,同学间的感情格外深。”赵滨说,同学中跟自己一样每年只回一次家的人占多半,“大家也就指着这几天聚一聚。”

  比起赵滨,80后新婚小两口雷璇和张峰就更忙了。在广州上班的他们,要辗转于双方各自家庭的聚会,亲戚在数量上翻倍了。“大年初二,我们2点在我妈家吃了一顿,紧接着4点到他姨妈家又吃了一顿,感觉有点积食……”雷璇苦笑道,“难得回来,都想见见我们。其实真正在家陪爸妈的时间很少。”

  “各种聚会都在打‘感情牌’,春节就是一场情感争夺战。”27岁的上海白领袁蓓面对各方的邀约都尽量答应。“我只要露个脸,长辈们就很满足,我怎好意思推脱呢?”因为“盛情难却”,她每天平均要赶3场聚会。

  “我一年回一次家,父亲50岁了,如果他能活到90岁,我和他还有40次的见面机会,每次回家顶多呆三天,那么留给我和父亲的时间只有120天了。”——这个帖子曾引起广大80、90后共鸣。看过这个帖子的袁蓓说,“想想真可怕。爸妈年纪渐渐大了,觉得好对不起他们。”

  2011年,“常回家看看”被写入中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法律要求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这项立法曾一度引起社会的热议。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独生子女群体已超过一亿。成年后的独生子女一代被家庭抱以殷切的希望。他们中的大部分常年在外工作,回家都会成为家庭的焦点,“甜蜜的负担”成为这一代难以言说的感受。

  “过年本来应该轻松,现在却觉得比上班都忙。如果可以,真想跟老妈悠闲地逛逛街,跟朋友们海阔天空地谈谈心……”袁蓓说。


 

中非日报

 

蜀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