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学天地

王少杰的走读知味

时间:2020/1/28 13:06:33   作者:章立早   来源:中非日报   阅读:9691   评论:0
内容摘要: 文:章立早 阴雨连绵的浙江省杭州西湖冬日,骤然放晴,多时不见的阳光洒在澄澈的湖面上,远山近水,如在画中。王少杰散文随笔集《走读知味》、新诗与旧体诗词合集《新枝旧叶集》 1月12日下午,作为2020年新年第一场文学活动,王少杰散文随笔集《走读知味》(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新诗...
   文:章立早
    阴雨连绵的浙江省杭州西湖冬日,骤然放晴,多时不见的阳光洒在澄澈的湖面上,远山近水,如在画中。
王少杰的走读知味
王少杰散文随笔集《走读知味》、新诗与旧体诗词合集《新枝旧叶集》
    1月12日下午,作为2020年新年第一场文学活动,王少杰散文随笔集《走读知味》(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新诗与旧体诗词合集《新枝旧叶集》(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新书分享沙龙,在位于杭州西湖边宝石山腰的纯真年代书吧举办。自称“杂家”的王少杰,和一众嘉宾朋友,共同分享了半个多世纪的走读人生、屐旅诗心。
    王少杰生来似乎与文字有着不解之缘,历数他的经历,先后担任过报纸总编、市新闻出版局局长、省新闻出版局版权处长、新闻报刊处长、出版处长。但王少杰认为文字是与走读密不可分,走读给文字带来丰富资源,文字又让走读显现了更多不同人群,不同人生的不同体悟。
    王少杰还是国内对著作权(版权)有深入研究的专家。繁忙的公务之余,他还写新诗,也写旧体诗和散文,同时精于书法,热爱旅行。在离开原来的工作岗位后,王少杰行吟于山水之间,在走读中品尝美丽风景,在走读中体悟人生的哲学。
    王少杰自称“杂家”,而两本书中,有他半个多世纪的走读人生。
    《走读知味》有游记、读书随笔、一些难忘往事的记叙,还收录了王少杰过去出版的几本书的序文。在读书与旅行之间,他将自己对世界、对人生、对社会的感悟,进行了思考并提出了独到的见解。
    《新枝旧叶集》则收录了王少杰创作的两百余首新诗和旧体诗词。 
    “如果说,人生真是一趟漫长的旅行,那么写诗,就是旅行的一部分”,正因如此,王少杰几十年来一直保有着吟咏和感怀的本能——“有时,甚而常常,内心忽有所动,随即记下几字几句,然后寻一清静处,或者车上路上,再或者回到酒店回到家,打开手机‘备忘录’,一气呵成。那种情感抒放后的愉悦感,天知地知我知。”前言中的这一句,让读者一下子就知道了这些诗词的来处。
王少杰的走读知味
王少杰散文随笔集《走读知味》、新诗与旧体诗词合集《新枝旧叶集》新书分享沙龙
    王少杰写下《走读知味》与《新枝旧叶集》,这两本书又以一字一句,向阅读者以及路过宝石山的陌生旅人,丰满着他作为一位“杂家”的形象;当新朋旧友由此进行新年第一聚的时候,你一言我一语,又勾勒出了书中所没有的王少杰。
     在当天文学沙龙现场,王少杰回忆起自己对走读的心得。他说记得小学二三年级开始,班主任就带着全班同学,从金华的兰溪县城徒步十余里,一路兴奋地去茆竹园、六洞山、黄大尖一带搞“军事活动”。读中学时,班主任又率领大家自备炊具,翻山越岭,最末一段还要负重——手提肩背一两块、两三块砖石,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一直走到金华双龙洞,然后体验“洞中有洞洞中泉,欲觅泉源卧小船”的无比妙趣。
      这在今天的中小学生,包括老师和家长们看来,有点不敢想象。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却很平常。这样的活动,不仅磨炼人的意志,也让许多同学加深了对大自然的热爱。   
     我而言,似乎还不止于此。
      因为之后的数十年时间里,王少杰几乎走遍了中国境内的名山大川、名城名胜,甚至一些当时鲜为人知的去处,也兴致盎然地作了寻访、探究。千万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有时,连我自己也没有明确的为什么。
      往小处,往常理上说,这是个人兴趣爱好。自然会有缘由,这里无需多言。
      往大处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千百年来备受士人官宦推崇的一条人生正道。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只有自己走过、读过,思想才会有所领悟,心灵才会有所濯澡,审美能力和审美情趣才会提升。换句话说,旅行的味道,读书的味道,只有自己走了、读了,才能真正知道个中滋味。
      杭州西湖边,有家著名的中华老字号:知味观。“知味停车,闻香下马。欲知我味,观料便知。”一百多年来,这个绝妙“店招”,一直为世人津津乐道。 
     浙江人民出版社社长叶国斌还记得自己曾经与王少杰在诸多公务上的交流,“王少杰是学者型的领导,我非常敬重他,我们每每谈话也很投机,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叶国斌惋惜于王少杰的对原有事业放弃,但又非常敬佩他对自由生活的奔赴。
    当然,叶国斌谈的最多的还是王少杰的诗,在他看来:《南海的云》有大情怀,“时间可以过去,流水可以过去,心中装着的是永远抹不掉的东西”;而 《珍宝岛》以“过去已经结束,未来没有开始”结尾,言有尽而意无穷。
    大情怀之外,王少杰的诗记录的人生轨迹,读来耐人寻味。叶国斌说,王少杰这一类诗作,让他想起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苏东坡的《赤壁赋》,柳宗元的《小石潭记》等等,“当然,古人是逆境之作,而王少杰是顺境之作,汪洋恣意,感悟自然,记录行踪。”
    诗人、北京国博文物鉴定中心鉴定专家、浙江日报原首席记者洪加祥特别提到王少杰的其中一首《南海的云》诗,他评价认为,王少杰的诗,是纯粹的诗歌,像打铁匠打铁一样,干脆有力,要有穿透力,有时要一五一十、原汁原味地写出来,才有震感和价值。这一点,他认为“王少杰做到了”。
    浙江大学出版社总编辑袁亚春,对王少杰的自称——“杂家”,特别有感触。
   “杂而不乱,杂而不躁,杂而成趣,这更显真章。知识的体系化、类型化,这是近代化以后的事情,知识的生成只跟人的生活实践和探究相关,所以‘专’是工业化流水作业模式下的定制‘产品’,而‘杂’则是更本真的东西,因为支撑各门类知识运动的最内在的逻辑是一致的,所谓触类旁通,因此可以讲,所谓杂家,往往是活得最真、人格最齐全的人。”
    其实走读既是一种快乐,也是一种辛劳;既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磨砺。但王少杰始终以为,他的一生就是为走读而来,也是为走读而叙,因为唯有走读,才能真正体悟到人生真正的酸甜苦辣。

 

中非日报

 

蜀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