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专栏

他是牡丹,亦是少年

时间:2018-10-21 0:53:35   作者:韩冰   来源:中国华侨传媒网   阅读:9053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知道,我写他,只能写出他的千万分之一,所以此篇只能算是小记。 ――题记 夜晚再次展开安先生的画,宣纸上开出活灵活现的几朵牡丹,花蕊舞动,翠叶欲滴,鸟儿鸣叫,墨香里氤氲弥漫的吉祥,一派美好如意。见画如见人。想他作画时,专注唯一;听他谈笑,率性自然;志向不输年纪,心一如当年赤子;...
   我知道,我写他,只能写出他的千万分之一,所以此篇只能算是小记。
                                                                  ――题记 
他是牡丹,亦是少年

   夜晚再次展开安先生的画,宣纸上开出活灵活现的几朵牡丹,花蕊舞动,翠叶欲滴,鸟儿鸣叫,墨香里氤氲弥漫的吉祥,一派美好如意。见画如见人。想他作画时,专注唯一;听他谈笑,率性自然;志向不输年纪,心一如当年赤子;淡泊名利,从容宁静;快乐幽默,肝胆示人。

   他那股旺盛的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热爱艺术的劲头,印象亦是极深。

   他是初写博客时的旧友,多年君子之交清淡如水。他于我是一位老师,是一位兄长,也是肝胆相照,真诚纯澈的朋友,自认忘年之交便是这样了。他擅长画牡丹,是著名的牡丹国画画家,而画牡丹只是业余一直痴迷的爱好。退休前曾多年任山东省华侨会馆馆长;山东海外交流协会理事;为了让一战华工的灵魂能够安息海外,做了大量奔走宣传,调查工作,填补了我国华侨史上一项空白。也让华工家属自此心安。
 
他是牡丹,亦是少年

   当很多盛名的光环一起袭来,他低调内敛,仍以平常心潜心专注于绘画艺术,他清醒地知道:自己一直在攀登艺术高峰的路上,永无止境,不能停下来坐在功劳簿上休息。

    心纯,志坚,意定。执着于牡丹创作的他总觉自己仍是少年。任重而道远。

   关于他作画的采访很多,有一篇《笔墨“凝”国香》写关于他的创作情况比较全面,刊在《神州》2014年12月下旬中,这里就不多写了。

   七月将末,他协同夫人从泉城济南来东北,拜亲访友。十分荣幸,他真能来小城做客,来到我的家。

   几日近距离接触,先生又给我留下了真实的几个印象。
 
  他是牡丹,亦是少年

   如诺作画,废寝忘食。

   来之前就说现场留些画给我们,可日程上白日里并没有多余的时间专来画画。他于是挤出时间一如在家里一样凌晨2:50起来,铺纸研磨调色,一站就是三个多小时,当清晨与他道早安时,花朵也已经如同沐浴上露珠在夏风里摇曳一般。他满意地看着花朵微笑,我只觉那朵朵花像他的一个个孩子,因为它们凝聚他满腔的心血。就这样几幅画作就诞生在了北方小城。

   他说:“怎么样,还好吧?”
   我说“真真不错的好!”
   他便又开心的笑了。
 
   走进自然,发现乐趣。
 
   三天的安排,他只想走进原生态的大自然。
   在景家店大峡谷,见小石头喜欢,见路边自然花草也喜欢,看蝴蝶飞舞,他也如同孩子一般开心。当发现一块小石头上有纵横的花纹时,会描述他所想象的那石头上的花纹的想象故事,很有意思。

   在探寻源头时,别人遇到困难会往回走,他不,越往上游前行,溪水越曲曲折折,已经近乎无路,他是必会想办法“搭桥”的,捡来几块石头或树木,横在溪水上,路就有了。这样走着,走着,就到了源头,但一路的刺激也非体验者所能体会。

   无限风光在险峰,勇于探索的过程也印证一个人的眼界与胸怀。

   在五大连池老黑山火山遗址。当观光车穿行于人工修成的小路时,他感叹:“若能避开毁掉白桦林,该多好!”我知道他爱惜那一棵棵美丽的白桦树。

   火山喷发的岩石距今约290年,在林海遗址,他见岩石上生出的岩石苔藓,自言自语:“这也是生命呀!”足见对于万物之灵的怜惜与惊叹。
 
   登到山顶的火山口,他不觉出口“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小憨也随之应和,一老一小,自然而然。见景顿生的诗情是人内心栖息诗意的流露了。一斑可见,唯觉美好。

   小城几日,大餐不吃,唯独喜爱吃玉米,饮食清淡,稀粥咸菜足矣。想起《菜根谭》里“人生咬得菜根香,则百事可做”清简不奢的人生里有诸多的人生修行。

   “父母在,不远游”出行在外,总会在一定时间,夫人会给在家中的老母亲打一个平安喜乐的电话。这份孝心也足矣影响到我们对家中老人的感念,应时时莫忘。

   他是牡丹,亦是少年
 
   他懂得保护好眼睛,画累了就会向远处望望,再向近处看看,有自己的用眼卫生习惯。常对我说:“眼睛对于画画或看书写字都很重要。这一定得记得。”以前总不以为意,现在注意多了,看书累了,我也会和小憨一起学学他的用眼习惯,真的不错。

   他喜欢小孩子,赤子之心犹存。

   教导小憨画小虾,一步步循循善诱。不急不躁,直到教会。听到小憨咳嗽,嘱咐她多喝开水,且亲自倒好,让他喝下。俨然平易近人的长辈,难怪小憨很喜欢他。走后仍会不时念起。不止这幅画,我想于她一定会记住这位影响过她生命的长辈及他的精神。  

   不懂他的人,可能会说他傻,他笑笑,若傻,也是难得的修行。若都聪明的精明,反倒被俗世诸多欲望所累罢,哪里还会寻得快乐?
   如今,想想先生的知足:有热爱的艺术追求;健康慈祥的母亲;贤惠的太太;事业有成的女儿;其乐融融的家人;一些真诚的朋友……
   他怎么会不怀一颗超然而喜气的心,享受自己的最好的上品生活呢?一辈子能活成先生的十分之一,便也是足矣欣慰的一生了。
   他是牡丹,亦是少年
 
   出走半生,归来亦是少年。
  
   这样写安先生,不知几人能明白,若还没有印象,他有一句又记得:“我之所以画牡丹,就是希望我们的国花能够展示我们民族的灵魂。小而言之,给欣赏者带来美好愉悦;大儿言之,是一个民族的良心。”


   至此,总该记住了他吧!

   以上是一篇小记。也用来纪念2017这个夏天北方小城的相聚。(文字:韩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心底無私天地寬一一劉福堂

 

中非日报

 

蜀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