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精彩聚焦

佛协会长学诚为何如此颠覆

时间:2018-08-25 18:38:54   作者:章建民   来源:非洲时报   阅读:11904   评论:0
内容摘要: 文:章建民 这是一个颠覆时代,阿里巴巴的淘宝将中国商品的正宗和真实颠覆了,假冒伪劣商品从此充斥市场。P2P将中国金融颠覆,从此金融有套路贷、有了跑路、有了几千亿一夜为零。为什么中国许多观念屡屡被颠覆,而有的颠覆实在让人不寒而栗,比如最近曝光的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全国政协常委、...
    文:章建民
    这是一个颠覆时代,阿里巴巴的淘宝将中国商品的正宗和真实颠覆了,假冒伪劣商品从此充斥市场。P2P将中国金融颠覆,从此金融有套路贷、有了跑路、有了几千亿一夜为零。为什么中国许多观念屡屡被颠覆,而有的颠覆实在让人不寒而栗,比如最近曝光的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全国政协常委、北京龙泉寺大法师学诚大和尚因为被检举性侵行为及发骚扰女性微信而辞职。一个堂堂的大国佛教协会会长,一个官至全国政协常委,一个佛教界领袖,居然如此堕落,这样的颠覆,其社会影响力,尤其对世界佛教界影响和佛教信徒的影响,远远大于吉林长春长生公司的疫苗造假事件。
     大家知道,世界有三大宗教,佛教是其中之一。三大宗教从传统信仰人数统计而言,应该是基督教最多,伊斯兰教居二,佛教居第三,但也有一种新统计数据,因为佛教信仰地的印度和中国人口都在12亿以上,所以佛教信仰者应该比伊斯兰教信仰者不会少。
    佛教传入中国已经近二千历史。虽然,佛教进入中国后,经历了多种磨难,但是佛教在中国的传承和发展还是得到中国人的拥护,以至于现在佛教在中国发展势头不错,各地寺院建设风生水起,就是最大佐证。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市场经济和社会的浮躁之风,以及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不断地颠覆,对本来佛门净土造成巨大影响。一些佛门净地开始向钱看,作为捞钱的工具,甚至有人承包寺院,谋利金钱私,一些地方还将承包寺院成为当地经济的主业,整个县市在全国承包寺院出名。佛门不顾道德、法律的事件屡屡发生,一些寺院和尚,甚至所谓高僧大德屡屡触犯戒律底线,甚至做出严重败坏佛门的不光彩之事。
    学诚此人,我在一些寺院的重大佛事典礼中与他有过多次接触,表面看应该是一位慈目善目、和颜悦色、心平气和之人。与他交流,外表看似乎,眼睛因为修禅学佛,也有几份明亮睿智,然而,这一切终究是表象,仅仅几面之接触,看来,还是我严重地错看这位学诚。
    8月23日上午,中国国家宗教局通报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通报称,举报材料中反映学诚发送骚扰信息问题,经查属实,涉嫌违反佛教戒律,已责成中国佛教协会按照佛教教义教规和《中国佛教协会章程》严肃处理。
    第一、 举报材料中反映学诚发送骚扰信息问题,经查属实,涉嫌违反佛教戒律,已责成中国佛教协会按照佛教教义教规和《中国佛教协会章程》严肃处理。
    第二、 对举报材料中反映北京龙泉寺违章建筑问题进行了调查,现已查明,所举报的建筑,未依法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地方有关部门正在深入调查取证,将依法作出处理。
    第三、 对举报材料中反映北京龙泉寺大额资金去向问题,经调查,涉嫌违反国家财务管理有关规定,已交由地方有关部门依法依规查处。
    第四、  对举报材料提及的向公安机关报案有关性侵问题,北京市公安机关依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进行受理、初查工作,现正在调查中。
    凭这权威部门四点,足以说明,学诚不仅败坏佛门,甚至即使是一个现实社会普通俗人,其三观也已经与社会格格不入,可谓是一个败坏社会风气的恶棍了。
    就在学诚被曝光后,一位佛教高僧告诉我,南怀瑾当年提醒学诚,到47岁就不要求名了,玩得差不多就回去福建修行。看来学诚并未领悟透彻,一步晚,则步步皆晚;一念差,则谬以千里。
    学诚所在的龙泉寺是一座古寺,始建于辽,是海淀区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所新开放的三宝具足的佛教寺院。寺院的东面百米处有一座石塔,名“继升塔”,相传,这里的第一代住持继升常在塔中修炼,多次见一条赤练金蛇相随相伴,龙泉寺故此而得名。
    关于继升,还有一个传说——其圆寂之日,众僧诵经七七四十九日,该塔发出的檀香味持续三年之久。念经成佛,普照后世,这是一个和尚善始善终、修成正果的好例子,为后世所敬仰。
    学诚的到来,则是继升和尚圆寂千余年之后的事情了。原本,学诚是有点佛根的,“佛途”也非常顺,16岁出家;18岁考入中国佛学院本科班;23岁成为全国最年轻、学历最高的名寺(广化寺)方丈;27岁出任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29岁作为全国汉语系佛教界的唯一代表,参加西藏大昭寺认定十一世班禅转世灵童的金瓶掣签;32岁被选为福建佛教协会会长……49岁当选第九届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此后,名号加身的学诚,成为了名震天下的耀眼僧官!学诚的佛缘起于福建莆田广化寺,住持生涯也起于此。他在这座寺院中,生活了长达23年之久。有人曾这样记述他的那段功劳,“在他的住持领导下,广化寺始终坚持‘不卖门票,不设商业网点,不赶经忏’的三不原则,把寺院的职能真正落实到教化众生、和谐社会上去。”
    而学诚与龙泉寺的故事始于2005年4月11日,在众善信殷重祈请下,学诚乘宿悲愿,怀着重兴古刹的心情,来到北京市海淀区凤凰岭,住持起这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刹。很快,“八人僧团入住”一度传为佳话。当时,学诚已至不惑之年。所谓不惑,无非是说把功名利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看淡泊了,看透彻了。 
    对于僧侣而言,不惑无关年龄,而是为僧的本分。“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是为明天做准备;今年所做的事,是为明年做准备;今生所做的事,是为来生做准备;生生世世所做的事是为成佛做准备。现在还不是最好,唯有成佛才是最好!”本分时的学诚法师常常妙语连珠,擅长用出世的口吻、入世的道理,教诲众人。 
    之后,还二次当选全国政协常委,要知道这样的职务在中国起码是个正部长级人物了,而学诚的履历十分丰满,许多国际组织中重要职位都有他一席之地,可谓是让众人仰慕的佛教领袖。
    到底是随着位置的高升导致私欲的膨胀,还是本来就有着膨胀的私欲,甚至从未六根清静过,学诚的今日堕落让人对其修行几十年产生更多怀疑。就在8月1日,净土之上晴天霹雳。一份洋洋洒洒长达95页的举报文件揭开了学诚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材料包括释学诚与一些女弟子的手机聊天记录等,指控其向女弟子发简讯性骚扰、性侵多名出家女弟子、利用多种手段精神控制女弟子并进行“男女双修”,部分内容直白不堪入目。学城前半生修来的功德,在52岁这年戛然而止,不,是轰然倒塌。 
    这篇《重大情况汇报》,有理有据,来势汹汹,将大法师拉下神坛。起初很多人不信,觉得另有隐情。毕竟在举报材料公开之前,学城是一个拥有103万粉丝的微博深度用户。每天传道解惑,弘扬佛法,虽入世,但自有一番深邃清静,倒也给人“大隐隐于市”的好感。 
    学诚深通中国为官之道,他的微博、博客及龙泉寺官网会有专人进行日常打理,寺里还配有动漫组,除了制作短视频,每天也会在学诚法师的博客上发布漫画,内容是学诚法师的经典语录,名为“学诚新语”。 
    高频的社交媒体动态背后,俨然是一个由精英构成的文化传播团队。这么一个懂媒介的人,爱惜羽毛,注重公共关系,再正常不过。许多年来,其谦和智慧的形象也早已深入人心。
    但往昔光芒万丈,而今情何以堪?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的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基本给学诚所陷争议定了调。骚扰信息属实,商业化不合规,性侵问题正在调查,随便一条套在一个信徒百万的高僧头上,都太违和。有人说,“想起了红楼梦里柳湘莲的那句话,‘这贾府,除了门口石狮子是干净的,可以说是无一物清净’”。 南怀瑾当年提醒他,到47岁就不要求名了,玩得差不多就回去福建修行。看来学诚并未领悟透彻,一步晚,则步步皆晚,一念之差,则谬以千里。 
    我以为不是大师动了凡心,而所谓大师早已经动了贼心,通报全网刷屏,这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幻灭。各大媒体的留言区,炮轰、吐槽、调侃、失望悉数登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披着袈裟行不轨之事”;“讲了一辈子佛法,却过不好人生”;“不管哪个领域都没有法外之地”……
   其实中国最大问题不是什么房地产,更不是什么金融风险,也不是什么中美贸易战和经济下午压力,中国人最大危机就是信仰。信仰的缺失,会导致道德沦丧,对法律没有敬畏感,物欲横流,腐败众生,诚信丢失,制假售假欺诈盛行。作为中国最大的宗教,佛教的信仰是非常明确的,实在非常讽刺,如果连一个修行近40多年佛教出家人的最大和尚都如此没有自己信仰,这让佛教信众何等心寒。没有信仰,才是一个民族最可怕的,当人类社会信仰根基崩塌之时,表面最坚固高楼大厦也经不起微风之一吹。

 

中非日报

 

蜀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