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行走中马

“潮玩之都”东莞:从玩具代工到品牌IP的晋级之路 港企参与见证华丽转身

时间:2023/11/13 5:40:56   作者:   来源:中非日报   阅读:8214   评论:0
内容摘要: 来自“中国潮玩之都”东莞潮玩品牌拼酷,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设计特色,推出了还原古代嫁娶习俗的十里红妆系列。 提起东莞,很多人首先浮现在脑海的是响当当的“制造业之都”名号。但如今,“士别三日”恐怕要“刮目相看”了,东莞又拥有了一张新的名片——中国潮玩之都。今日之东莞潮玩产业配...
“潮玩之都”东莞:从玩具代工到品牌IP的晋级之路_港企参与见证华丽转身
      来自“中国潮玩之都”东莞潮玩品牌拼酷,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设计特色,推出了还原古代嫁娶习俗的十里红妆系列。
      提起东莞,很多人首先浮现在脑海的是响当当的“制造业之都”名号。但如今,“士别三日”恐怕要“刮目相看”了,东莞又拥有了一张新的名片——中国潮玩之都。今日之东莞潮玩产业配套完整,拥有超过4000家玩具生产企业,近1500家上下游配套企业,还是全国最大的玩具出口基地。全球动漫衍生品1/4在东莞生产,中国近85%的潮玩产自东莞,东莞也因此赢得了全国首个且唯一一个“潮玩之都”的美称。值得关注的是,在东莞不少风靡海内外的“国潮”品牌设计中,都有香港玩具企业和香港设计师的身影,他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参与并见证了东莞从“世界工厂”向“潮玩之都”的华丽转身。
“潮玩之都”东莞:从玩具代工到品牌IP的晋级之路_港企参与见证华丽转身
      东莞商圈内的“LAURA·篮球城市”地标雕塑。(受访者供图)
     在东莞繁华的市中心,一个高达12米、手抱篮球的潮玩雕塑IP“LAURA”格外引人注目。 香港设计师黄竞每次路过看到,都会由衷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年轻和创新。同时担任粤港澳大湾区文化创意产业总会执行会长的黄竞告诉本报,潮玩产业在20世纪90年代起步于日本和中国香港,东莞潮玩则在这几年急起直追,令人印象深刻。

     “我之前从香港带IP来东莞落地生产,仅仅三个月内就对接好生产商,完成了涉及10多种不同类别的商品生产,十分惊喜。”他认为,潮流IP和品牌有相辅相成的部分,东莞劲吹“国潮风”离不开其工业底蕴。“我认为国潮不仅仅集中于玩具领域,潮玩本身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涵盖面可以更广。刚好东莞的生产力量很强,香港设计配合东莞速度,相信大湾区潮玩发展前景会更好。”
 
      对于东莞玩具产业来说,代工实现了在能力、技术、资源等方面的“原始积累”。如今的东莞,已经不只是玩具生产基地这么简单。数据显示,目前,东莞全市共有57家规上潮玩企业。明显的产业集群效应带动了产业规模的迅速增长。据统计,目前,全球动漫衍生品有1/4在东莞生产,中国近85%的潮玩产自东莞。

      身处其中的港企也在转型升级。香港哈一代国际集团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从做代工到做潮玩,和东莞一样踩准了市场变化的机遇。公司营销总监黄媚告诉本报,公司成立廿多年,而国潮品牌线“吾独友偶”仅新开设了2年,已经在市场上得到认可。她告诉记者:“我们有工艺优势,过往做海外代工生产积累了不少复杂的工艺,也拿了很多国际企业的授权加工,为此我们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
“潮玩之都”东莞:从玩具代工到品牌IP的晋级之路_港企参与见证华丽转身
      “比如一款新品九尾狐,九条尾巴的毛绒玩偶如何立得起来,这很考验功夫和技术创新。原本的加工技术给了我们更多设计空间,让市场有耳目一新的产品。” 黄媚说,公司国潮研发团队有近40人,通过原创设计的10款IP,通过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媒体推广, 参加音乐会、潮玩快闪还有线上线下渠道,与定位相符的咖啡饮品店做联名推广,成功得到年轻群体的认可。

      港资企业东莞康达玩具礼品董事长温国雄告诉本报,为了开辟内地市场,他在2019年特意成立了面向内销市场的皓奇乐文化。他表示,内销品牌兵分两路,一方面争取IP授权,另一方面是打造自己的IP。“我们也在往国潮方向研发新产品,我们的工艺优势是做毛绒玩具,下一步计划设计出毛绒和塑胶硬件结合的IP形象。”据透露,目前该品牌的订单能排满半年产能。
 
      不少东莞本地的玩具企业也与香港设计团队合作,将潮玩推向市场。乐之宝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业务部负责人何嘉豪告诉大公报,该公司的潮玩设计团队来自粤港澳及海外,既有国际视野又有潮流触觉。“内地生产成本一直上涨,一直做贴牌加工是不长久的。所以企业开始转型,组织了四五十人的庞大设计团队,自己做设计和品牌,这才是未来玩具产业发展的方向。”“我们公司合作的香港设计师所设计的一款搪胶公仔,在内地市场反响非常好。香港设计师完全可以透过作品说话,和大湾区玩具企业合作,其独特的设计风格可在内地实力‘出圈’。”(完)


中非日报